张近东辞去苏宁董事长 提名其子张康阳为董事候选人

而老对手苏宁,折腾了那么多年,控制权没了,创始人张近东宣布辞去董事长一职,不过走之前,把儿子送进了董事会。

7月12日晚间,苏宁易购(002024.SZ)公告称,创始人张近东向董事会提出辞任董事长一职。

公告显示,张近东宣布辞去公司董事长等职务。他手下的得力干将孙为民、孟祥胜也宣布辞职。

董事孙为民于7月12日辞去公司副董事长、董事任职,董事孟祥胜辞去公司董事任职,同时孙为民先生与孟祥胜先生辞去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董事会审计委员会、董事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张近东先生提名儿子张康阳作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公开资料显示,张康阳于1991年出生,毕业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曾在摩根士丹利资本市场部就任分析师,2016 年3月加入苏宁,曾任苏宁国际业务发展中心总裁、欧洲足球俱乐部协会董事、欧洲足球协会联盟竞技组委员,现任意大利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主席、日本 LAOX 株式会社董事。

公司原班人马大调整的同时,作为苏宁易购新的战投方,新新零售基金二期于7月9日完成公司 16.96%的股份受让手续,提名了冼汉迪、曹群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

此外,苏宁易购股东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提名黄明端为公司非独立董事候选人。

苏宁易购在公告中称,董事会成员改选完成后,公司董事会成员构成更加多元,战略股东代表董事将积极发挥其自身在战略管理、经营管理及投资管理等方面的专业经验,进一步推动公司的持续、稳定、健康发展。

此外,另一则公告显示,董事会一致同意聘任张近东为公司名誉董事长,继续发挥其多年在零售行业发展中积累的经验与能力,为公司中长期的战略发展提供宝贵的意见和建议,在管理变革、推进企业文化传承等方面对公司给予指导。

苏宁的“败局”早有苗头。虽然营收连年增长,但苏宁易购的主营业务并不赚钱。根据数据显示,自从2014年开始,苏宁易购的扣非净利润就一直为负,且近两年扣非亏损明显扩大,2020年扣非亏损更是达到了68亿元。

苏宁不仅上线网上商城,还将上市公司简称更名为“苏宁云商”,以示坚定做线上业务的决心。不过,不同于拥有互联网基因的阿里巴巴和京东,苏宁不仅要负担线下门店的重资产压力,还要承担线上引流的巨大成本。

2012年9月25日,苏宁易购以66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国品牌红孩子,进军母婴行业;2013年10月,苏宁易购以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PPTV,进军文娱行业;2016年,苏宁易购豪掷7.21亿美元,买断当年的英超转播权;2017年1月,苏宁易购以29.75亿元的价格投资天天快递;2019年,苏宁易购又先后斥资27亿元收购万达百货、斥资48亿元收购家乐福中国,进军商超零售业务。

布局范围广,投入资金多。上述的这些并购业务不论成功或失败,都占据了苏宁的大量时间和精力,并逐渐远离其主要赛道“零售”,进而导致公司盈利困难,出现了亏损。

一周前,苏宁易购公告,江苏国资联合产业资本进行战投,解决苏宁面对的流动性危机,基金总规模为88.3亿元,获得16.96%股权后,苏宁易购成为无控股股东状态。由江苏省、南京市国资牵头成立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二期(有限合伙),总规模为88.3亿元人民币,邀请华泰证券、阿里、小米、海尔、美的、TCL产业投资人参与。协议转让完成后,苏宁易购将不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另据新浪财经,张近东宣布辞任苏宁易购董事长,担任名誉董事长之后,向员工发送一封公开信。张近东在信中说,零售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未来很远。过去十年里,我一直在考虑这一问题,我认为这离不开持续领先的经营模式,更加现代化的治理机制,以及一批又一批年轻人才的持续涌现,事实上,苏宁也一直在向着这一目标迈进。

回想创业历程,30多年前,我从南京宁海路一家200平米的小店开始了创业之路,生逢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随着一批批志趣相投、有为担当的年轻人加入,苏宁从南京到全国,从线下到线强,个人创业的苏宁,成长为了员工团队创业、行业协同创业的社会企业。回看创业路,苏宁的发展,得益于时代,更得益于一代又一代苏宁人的风雨同舟、不断革新。

零售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未来很远。过去十年里,我一直在考虑这一问题,我认为这离不开持续领先的经营模式,更加现代化的治理机制,以及一批又一批年轻人才的持续涌现,事实上,苏宁也一直在向着这一目标迈进。面对行业的剧烈变化,我们率先打造了行业领先的智慧零售模式;面对现代化的企业治理机制,随着近期战略引资工作的完成,苏宁易购的治理结构变得更加的开放和多元;面对年轻人才的培养,在集团 25 周年时,我们提出要大胆任用85后、90后为代表的年轻干部,在集团30周年时,我们提出要迈向“全员创业”的新阶段,如今一批又一批的年轻干部成长、成熟,已经成为企业的中流砥柱,所以今天我选择了更进一步的放手支持,主动向董事会申请辞去易购董事长职务,只担任名誉董事长。

前路浩浩荡荡,万事尽可期待。经过30多年的积淀,苏宁易购已犹如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滚滚向前。面向未来,苏宁易购应阔步前行、目光坚毅。要持续坚定发展的信心,当前所做的每一次调整与改变, 都是为了让苏宁易购发展得更好,接下来,要坚定地推进智慧零售的落地深化,不断地将苏宁易购发扬光大;要持续推动更多精兵良将的涌现, 团队是苏宁最大的财富,长江后浪推前浪,苏宁要走得更远,必须要有更多的后浪涌现,去走上前线,去发光,去照亮前路,要大胆地吸收引进更多的外部优秀人才,取长补短、兼容并包;要用更加开放的心态去拥抱未来,苏宁本来就身处高度开放的行业,是一家高度社会化的企业 ,连接着十万多家合作伙伴,服务着千家万户,未来要推动苏宁易购从开放走向更加开放,持续强化社会化企业的发展定位,持续打造更开放的治理架构,积极支持新管理团队各项工作的开展。

各位苏宁易购同仁,大家永远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我们永远同行。未来的日子里,作为苏宁易购的名誉董事长,我将继续与大家并肩作战,我相信,随着更多的产业资本、行业智库的进驻,苏宁易购一定会乘风破浪、扬帆远航。

年前清仓新能源车股票,年后重仓押宝港股互联网龙头,又在反垄断调查“黑天鹅”中遭遇净值回撤,近日,这位“逆向投资”私募大佬正式向投资者表示抱歉。

“本次针对互联网企业的反垄断调查,出现了超预期的政策风险,特别是滴滴事件,确实没有事先预料到,给投资者的净值带来一些回撤,我们表示抱歉!”7月9日,格雷资产公众号披露了最新一期投资者电话会议实录,总经理张可兴详述了今年的操作。

二季度,市场分化加剧。张可兴重仓的香港互联网股票,在反垄断调查的背景下,处于持续调整中;消费行业的食品饮料板块,国际米兰基本处于横盘蓄势状态,“格雷产品的净值,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回调。”

而今年一月份的时候,在格雷资产2021年线上投资者交流会上,一位投资人发问:“我们是否参与当下市场热点的一些股票?比如说新能源汽车这样的板块?”

对此,价值投资派私募管理人张可兴回应——“我们在元旦之前清仓了,所有新能源汽车龙头股票,实际上不是新能源汽车,是新能源汽车的产业链电池的龙头股票。”

早在去年2月份,在疫情出现时,新能源产业链的电池龙头股票出现了比较大幅的下跌,张可兴借助这个时机买入了少量新能源汽车龙头股票。涨到年初的时候,他觉得已经透支了未来几年的业绩,至少在目前这个价位上,已经无法看到未来。

“今年最大的机会,可能在港股,我相信港股一定会有向南下资金去投资港股龙头股票这样的趋势,就是在港股里去做龙头股票的抱团这样的动作,我相信一样会出现。”今年1月,张可兴就明确看好港股。

不过,在张可兴看来,港股互联网目前基本面没啥问题,估值被杀低了,原因就是政策打压的担忧,这里大幅度看空是不理智的,唯一不确定的就是什么时候靴子落地,就是时间上得等一等,比较折磨人。

“该到重新贪婪的时候了!”张可兴称,你绝对不要空仓,不要试图去做跟市场先生比聪明的“蠢事儿”,不配置的话,也要把仓位给到你更有把握的股票,空仓等消费股跌肯定不是上策。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zdgpack.com/,国际米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